法律人,何以自保?

来源:www.ziyiLaw.com         发布时间:2021-08-18

8月14日,辽宁抚顺,某律师被当事人杀害。据知情人透露,当事人质疑律师“案件办理时间过长”。


但凡是有脑人士,都知道这样的借口真是荒唐。案件办理时长由法定,由有权机关定,又不是由律师定。


再说了,律师是收了律师费,但不代表卖身于人,不等于包打一切,因此莫要强人所难。何况,一分钱一分货,那点钱也不至于让人律师上刀山下油锅。


延伸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对服务不满竟要让服务提供商“血偿”,这多么可怕!现在的暴戾之气委实浓烈,坏人只要心有不满,径直走极端,不免令人胆寒。


不由地想起入职法律职业之初,有前辈提点,从事法律工作首先就是要学会保护自己。但那时懵懂无知,一腔热血。


直到后来,从体制内的法律人那里听到,本好心对待 群众,结果反被一并举报;又听说,有的律师为当事人赴汤蹈火,却经常因对方在权益得到维护、正义得到伸张以后不按约支付代理费,而不得不诉诸公堂;还听说,有的当事人前一秒红口白牙说的话,后一秒竟公然不认账;有的当事人虽是至亲,但因未如其意而恶语相向、反目成仇……


而类似于前文遭遇杀身之祸的惨痛教训接二连三,我们不得不一次次面对总有人是没有道理可说的局面。他们的一切行为完全以个人好恶为标准,犹如不带着任何智商和情感的猛兽毫无章法,又如毫无人性的恶狗逮谁咬谁。


信不信,就算在法律圈内同仇敌忾地声讨凶手的当节,也总有数量不在少的孬人们始终秉持“受害者有罪论”,始终坚定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副圣母婊的模样散发莲花心。


于是,逐渐明白社会复杂、人心叵测;逐渐感悟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逐渐懂得话忌满,与人言只讲七分;逐渐领会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于是,也就理解了不少法律人为什么变得谨小慎微甚至说是畏首畏尾也不为过,为什么变得冷漠——不那么“讲情义”,为什么实施一系列常备录音笔、通话时录音等看起来不那么“光明”的操作,以及为什么不厌其烦的极其严格的按程序办理繁琐的法律手续。


那不过是很多人选择了放下热血与初心,选择放下改变世界的执念,而龟缩着苟延残喘的权宜之计。不是他们格局小了,而是总有劣币驱逐良币,总有坏人不讲武德。


据此,又顿悟:以前,好不容易领悟到保护自己是不被当枪使,不使身陷囹圄,没想到还是太肤浅了。现在,从事法律工作不仅要时时注意执业风险,还得提防着人身安全——指不定哪天,当事人的一个不高兴,就给你猝不及防的一枪。


说到底,作为法律人,你可能是冲锋陷阵的正义人,但最忌惮腹背受敌;你可能是施以援手的岸上人,但最恐惧被拉下水;你可能是调停是非的局外人,但最无奈陷入漩涡。


贵州律师事务所温馨提醒:江湖路远且险,好自为之;法治举步维艰,各自珍重。


贵州律师事务所